当前位置:临沂中医治肝|中医治肝硬化-兰陵县吴氏中财经中车租赁巨亏黑洞 暗藏诸多隐患几十亿国资项目有风险
中车租赁巨亏黑洞 暗藏诸多隐患几十亿国资项目有风险
2022-06-24

究竟是什么公司,每个员工的头上竟然承担着1亿元的亏损,这让大众都觉得不可思议。中车租赁巨亏黑洞引关注,50亿国资项目背后存有重大损失隐患。中车子公司中车租赁巨亏黑洞,那么中车租赁该如何去挽回这个巨大黑洞呢?

中车租赁深陷巨亏黑洞

其实中车子公司中车租赁遭就被曝出巨亏黑洞情况,但当时并没有过多去关注,最终导致现在暗藏诸多隐患,。中车租赁早就被多次示警过,但是没听劝,结果出现今天的场面。

一家仅有50余人的企业,经审计后发现,潜在的亏损损失竟高达约50亿元,简单换算,每位员工头上,竟然承担着约1亿元的亏损。

这颇具戏剧性的一幕,发生在特大型央企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的一级子公司身上。这家一级子公司就是中车租赁,于2016年成立,以金融租赁为主业,然而,成立运行还不到两年的时间,这个曾被寄予厚望的企业,却成为一个亏损黑洞。

国有资产面临着巨大的损失风险,但究竟谁来为这样的损失承担责任、怎样承担责任,则不仅仅是中国中车需要面临的问题。在中国中车面临中车租赁的亏损黑洞之前,包括中铝、中冶等特大型央企也都面对着巨亏的难题。而这,似乎是行使国有资产产权的真正关键所在。

一线调查

中车租赁巨亏黑洞 国资或存50亿元损失风险

作为大型央企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国中车”的一级子公司,中车投资租赁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车租赁”)正陷入麻烦当中。

巨大的麻烦来自业绩亏损。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多方证实的情况显示,2017年,中车租赁业务亏损近9亿元人民币,此外,还有约50亿元的项目存在国有资产损失的重大隐患。“这是中国中车有史以来,旗下子公司最严重的亏损。”中国中车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说。

2018年年初,中国中车决定给予时任中车租赁总经理董伦云行政记大过处分,他同时被降为中车租赁副总经理。除董伦云外,中车租赁多位管理层成员亦被处以行政处分。

4月10日,中国中车宣传部负责人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“正在处置中”,会按照规定,做好相关事项的披露工作。

多次示警

中车租赁是在南北车合并后,由原南车投资租赁有限公司(下称“南车租赁”)、原北车投资租赁有限公司(下称“北车租赁”)业务重组合并组建的,是中国中车一级子公司。主要业务为融资租赁,即以中国中车制造的轨道交通产品、大型装备、城市基础设施、工程机械、新能源汽车等为主要方向,为其他企业提供融资租赁平台;资产管理以租赁资产为基础,通过与相关债权人、债务人的资产处置及整合,盘活存量资产,增加中国中车盈利途径。

2016年,国内铁路装备业务需求开始出现下滑,货车业务处于低谷,中国中车开始面临经济下行压力。拓展市场、优化业务成为中国中车创新盈利模式的当务之急,融资租赁业务适时而生。

在中车租赁揭牌仪式上,时任中国中车副总裁楼齐良称,中车租赁未来将成为中国中车业务重组、实施转型升级、推动产融结合的阵地。中国中车曾对融资租赁业务寄予厚望,其战略意义不言而喻。

中车租赁首任董事长王石山更定下目标:“力争在‘十三五’末,实现销售收入200亿元,实现利润5亿元,成为行业的标杆企业,集团的明星企业。”

但租赁业内人士称,中车租赁对象以民营企业为主,项目开展之前并未做全方位风险评估及审计。“与之有业务往来的企业,甚至出现了倒闭和法人跑路的情形。”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还发现,中车租赁官网最后一条更新停留在2016年9月18日,已有近两年没有再更新官网。原南车租赁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证实,2017年,国家审计署对中车租赁进行审计,审计发现中车租赁大约有70亿元项目逾期,由于很多项目对应的公司出现问题,租赁合同不规范等,审计认为,大约有50多亿元存在风险,审计署要求中国中车启动问责。“根据会计准则,2017年提取减值近10亿元,导致公司亏损近9亿元。”他说。

原中国北车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早在2014年9月,国资委在巡视中国北车后,就曾指出北车租赁多项目违规,国有资产存在重大损失隐患。尤其对天津康库得机电有限公司(下称“康库得”)项目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警示,但是该问题没有得到重视,中车在租赁项目上的损失没能及时挽回。

康库得成立于2001年,是一家以锻造加工镦锻曲轴为主营业务的企业。原北车租赁人士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2013年左右,北车租赁以融资租赁的方式向康库得租用设备,但是付款后北车租赁并没有得到设备。“几经扯皮后,仍得不到解决,问题有逐渐扩大之势。”他说。

12下一页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